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敏的博客

每天微笑多一点~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刘敏: 2007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,同年服务于中央电视台,现为编导、盛大文学签约作家。平时写写小说、剧本及其他文体稿件。 本博所有文章,未经本人同意,不得转载,否则必究。 长篇小说《爱情满地》、《谁为我的美丽买单》已上市,全国各大网店和书店均有售。 《那年盛夏,米兰花开》正在创作中…… QQ1:646089113(已满) 请加QQ2:2237684632 QQ群1:6652458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奶奶,求求您,请将脚步再放慢一些  

2010-08-05 00:11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就在一个小时前,彻底从爸爸的口中得知奶奶病重的消息,被确诊为骨髓瘤,恶性的。

现在,我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,都是假的,是在做梦。

我问他:“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假的,是小敏在构思小说,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而已!”

我使劲摇晃着他的肩膀,他看着我,不做声。

“让你说一句话有那么难吗?”我声嘶力竭地对他吼道。

他只是安慰我,一味地安慰我,要我不要哭。

“求求你了!告诉我这是假的!!!”我无力地瘫倒在地板上……

 

此时,就在我敲打着键盘的此刻,内心憋闷极了,我大张着嘴,希望能有新鲜空气进来。

我想跑到马路上,大声地嚎啕,我太难受了!

 

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突然接到表姑的电话。

“你奶奶病了?”

“没有啊,就是腿疼、腰疼,没什么的?”

“你爸爸要找你舅爷爷……”

“啊!是吗?还跟我舅爷爷说……”

 

我突然意识到奶奶的病情一定非同一般,爸爸是一个非常能抗压的人,一般的事情不会这么做,于是,我第一时间致电父亲。

 

“爸爸,我奶奶怎么了?她腰还没好?还在疼?”

“轻多了……”爸爸像没事儿人一样。

“她在医院还是在家?”这句话其实是我在套爸爸。

“谁告诉你的?”他显然不知道我现在到底知道多少信息。

“没啥,我就是问问。”

“她已经回来了。”爸爸仍然很干脆。

“真的没事儿?”

“没事。”

听着爸爸很轻松爽朗的声音我终于可以放心一点,挂断了电话继续工作。

 

可是,我越想越不对劲,于是,想给奶奶打电话,可是,总觉得不合适,终于,半个小时候再次致电父亲。

“爸,你给我说实话,我奶奶的病到底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!住院了!你妈妈在医院呢。”爸爸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沉重,这半个小时,不知道他做了多少思想斗争,在我忍不住再次致电的时候终于告诉我了。

“怎么了?”我呼吸顿时急促起来。

“骨髓里的问题……”爸爸开始吞吞吐吐。

“做了什么样的检查?”

“前几天做了磁共振,今天上午做了骨髓穿刺……”爸爸还没说完,我顿时傻了,我已经猜到几分了。

“但是还没有最后确诊,两三天后才能出最后的结果。”爸爸在安慰我。

 

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我坐立难安,决定明天就起程回家看奶奶!每一秒钟对我来说都是煎熬!

 

好不容易吃了晚饭,看了电视新闻,大概九点多的时候开始坐在电脑前写东西,可是总是思维短路。

终于,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我忍不住再次拿起了电话。

“爸爸,真的还需要再等吗?难道这些检查不足以证明结果吗?你就告诉我吧!”我的声音非常清晰,就像在询问一个常规的事情。

“……确诊了……”爸爸回答得比较迟缓、比较迟钝。

“早期?中期?晚期?”我迅速地问。

“医生说不管是哪个阶段结果都一样……”瞬间,我觉得我的思维都已经停滞了!我只听到爸爸的声音,像是来自天外。

“小敏,乖,妮儿,你要想开,你奶奶都是八十岁的人了,我心里现在非常平静,你姑姑你叔叔们接到电话也很平静,都不觉得是什么,你千万别难过,该工作的工作该生活的生活……”爸爸在安慰着我,我这边一言不发,爸爸就不停地说着,其实,我知道,他这么跟我说,也是在说给自己听。

爸爸是个出名的孝子!他在奶奶面前向来很乖……

 

爸爸电话里说着,我这边眼泪就已经决堤而出了,哗哗地往下流。

很久,爸爸听不到我说话,就叫我的名字。

终于,我忍不住,“哇哇”地哭出了声……

 

一个小时后,我的眼泪几乎流干了。

现在,我已经没有眼泪了,只是心里太难受。

我一定要坐在电脑前,记录下这一切。

 

自从过完春节,我两次梦到关于奶奶的恶梦,每次都是从恶梦中醒来,每次心情都很差,每次都提心吊胆,每次都在恶梦后致电家人,每次都没事儿,可是,这次真的不是在做梦,怎么就有事儿了呢?

 

前几天还在给奶奶通电话,当时疲惫至极,奶奶说:“敏儿,我怎么听你说话有气无力的,你给我说句话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没事儿,奶奶,就是有点累了,啥事儿没有!”我大声说了句。

“没事儿就好,你可要平时注意休息,别那么拼命,吃好喝好……要会照顾自己。”奶奶每次电话总是这么跟我说。

 

奶奶今年八十岁了,可是无论从外形还是声音来讲都像是五六十岁的。

奶奶观念时尚,从来不糊涂。

 

年轻的时候,奶奶身高一米七多,身材好容貌好,是那时候的美人儿。

她小爷爷九岁,爷爷是当年的国民党。

 

这一辈子,奶奶吃了不少苦,有爸爸叔叔姑姑六个孩子。

早在我很小的时候,爷爷就过世了,奶奶一个人走过了二十年。

 

听说,我还没有满月的时候就被奶奶抱走了,一把屎一把尿地将我拉扯成人。

记得小时候,我刚上小学那年,我们山东教学方面是要求很严的,冬天的早晨天还只有朦朦亮的时候我便起床上学去了,可有一次,刚出家门口就看到一个黑黑的东西冲我跑了过来,我顿时没命地大叫着“奶奶”就往家里跑,奶奶闻声出门将我紧紧地抱在了怀里。

后来,才知道那个黑黑的东西是一条狗。

 

小时候家里穷,爸爸工资也低,我跟着奶奶吃饭、睡觉。

那时候,我是个很挑剔脾气又倔的孩子。

记得每当吃饭的时候就是奶奶最麻烦的时候,我总是会哭闹。

“奶奶,这饭怎么那么热啊?”

“奶奶,我只吃瘦肉,一点肥的都不要!”

 

于是,每次奶奶都把饭(粥)用两只碗倒腾到不热不凉时给我喝,于是奶奶每次都细心将瘦肉和肥肉分开给我吃。

 

家里来了亲戚,带点东西,她总是给我留着。

我喜欢吃麻花儿,那时候我应该只有三四岁,姑姑来看奶奶,带来了两袋麻花儿,我于是就牢牢地抱在怀里,不吃也不放下。

奶奶为了先让我吃饭,便哄着我:“小敏乖,来把麻花儿给奶奶尝尝……”说着就将麻花儿拿过去取开了,我一看便气急败坏,一下子把奶奶手里的麻花儿打碎在地上,大嚷道:“谁让你动我的麻花儿了,我不要吃了!”

然后就大哭不止。

奶奶哄不下我,就先出去办事去了,等她回来的时候,我在镜子里远远地看到了,便又大哭起来,而且是假哭,我当时是想用哭惩罚奶奶。

奶奶进了家门,看到我还在哭,心疼坏了,赶紧把我搂在怀里:“奶奶不是好奶奶,怎么嘴巴就那么馋,把我们家敏儿的麻花儿打开了……”

说着,奶奶从包里又取出两袋,我这才破涕为笑。

 

我读初二的时候,奶奶去了乌鲁木齐,叔叔和姑姑们那里。

我大学三年级那年,奶奶回来了,奶奶说:“我们家敏儿越长越漂亮了……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好看。”

后来,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北京工作,于是一晃五年了,每当我从家里来北京的时候,奶奶必然出门送我……每次都想给我钱让我多给自己买点好吃的买些好衣服穿。

 

这一两年,我时常在想:如果有一天奶奶突然不在了我该怎么办?

每每,想着想着,就不敢再想了。

这一两年,奶奶的身体状况虽然没有出过大问题,但也每况愈下,再也不是前几年那个走起路来一阵风儿似的她了。

这一两年,我见到奶奶我每每都有种强烈的渴望:我一定要做出点事儿来给奶奶看,我要让她因为我骄傲。

 

奶奶是个很好强的人,我得做出些更优秀的成绩才能匹配奶奶的培养啊!

 

只是,我没有想到那么快,奶奶就突然间给我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。

 

设想了一百种一千种一万种可能,也没有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

奶奶呀,您的敏儿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还没有结婚还没有……,您怎么就等不急呢?您怎么可以这么突然间不心疼我了?怎么可以不陪着我继续往下走?怎么可以给我开这个样的玩笑!

 

我告诉爸爸想立刻赶回去,爸爸说:“你奶奶现在很敏感,而且她只知道自己就是一般的头痛发烧,你那么忙,这么突然一会去会引起她的怀疑,包括你舅爷爷你姑姑叔叔们我都暂时不让他们过来,至于你什么时候过来听爸爸的安排好吗?”

 

写到这里,我再次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滚烫的眼泪汹涌而下,心里,是那么地憋闷和窒息,我是多么希望这真的是场幻觉!!!

 

更让我难过的是,我不知道接下来奶奶将要面对多少病痛与折磨……如果可以,我请求上天允许我替奶奶来忍受,她已经八十多岁了,怎么可以再对这样老人如此残忍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北京媒体村 2010-8-5 0:2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